兵 团 战 友
BINGTUAN.COM

巴拉亥蓝天

网站首页    战友之家    网友印象    巴拉亥蓝天

兵团老头

 

 

  

12220652

    巴拉亥蓝天
    这是我一个战友的网名,看见这个网名就会让我想起我迈向社会的第一站,这一站就是二十三团。
    巴拉亥是原二十三团的驻地,这个名字起于何年何代我不知道,没有二十三团之前巴拉亥这个名字就有,但是二十三团没有了以后巴拉亥也没有了,现在原二十三团的驻地叫呼和木都镇,当地人叫那儿是呼和木都了,而我们这些原来的二十三团老兵团战士却念念不忘叫巴拉亥,而且永远就叫那个地方---巴拉亥!
    那是个十分荒凉的地方,整天弥漫着风沙,还有那风沙刮起来的时候黄糊糊的天。
    但是连续半月二十天的风沙后,如果突然不刮风了,巴拉亥会出现短暂的令人难忘的蓝蓝的天!
    当那蓝天高高在我们头顶的时候,大地一片光明,太阳也显得那么鲜红,没有这片蓝天的时候太阳无论多么的园,都是黄黄的苍白无力,就像病号的脸,只有蓝天来临的时候,太阳才光芒万丈具有了无比的力量!甚至把冷漠的沙滩都变得那么温暖,你说这样的蓝天我们怎么能忘!
    所以当我看到战友这个网名时,我觉得她这个网名起的太棒了,不仅文雅大气,也很容易就让我们联想起当年的时光!
    我说的这个蓝天是我在二十三团四连时的女战友,她是十一班,我是八班,那时候挖大渠男女班结成一对红,两个班负责一段。其实当时还不知道男女搭配干活不累的道理,反正是轮大锤、抡镐头的时候男的多,掌钎和挑土就是女战友干,十一班的女战友很能吃苦,我记得蓝天瘦瘦的干活很利索,在一帮小个子女战友中她还算高个了,想想那时候她们就是十六、七吧。
    因为干活时两个班是一对红,我们班的人如果被子有个拆洗都是十一班的人给干!那时候饭都不够吃,只要说加饭大家都很高兴,他们是不是让给我们窝头或者馒头记不得了,反正我们两个班很友好。
    可惜我在四连呆的时间不长,但是我永远都记得二十三团四连是我人生的第一站,四连的战友都是我的老朋友!
    前几天张永生战友在天津搞了个诗歌朗诵光盘发布会,我很荣幸的受到了邀请!在点到我的名字时我看见有人往屋里看,那用网子拢起来的一丝不乱的发型让我立刻认出她,我立刻招手,她也看见了我!
    这就是我说的蓝天,永远的利利索索、永远的温和的微笑着,其实2008年我们见过面,那一次之前就有三十多年没有见了,我知道蓝天回城以后很顽强地和大家一起创建了街道工厂,慢慢的事业越做越大,她的单位用了很多的老知青,她用爱心和能力帮助能帮助的每个人,现在虽然已经到了退休年龄单位还挽留她,依然还担任领导工作!
    去年四连也有好几十人去巴拉亥,就是蓝天出面组织的,有的战友想参加活动,觉得经济是个负担,蓝天就尽自己的可能给战友帮助,有的战友日子难过了也找她,和她原来一个班的小吴说:“蓝天这些年帮助过的战友海了去了,有事都找她---她也够难为的了---”她用自己的好心眼给大家关怀和友爱,是战友的贴心人也是四连天津战友的主心骨!
    再不是兵团时的那个小姑娘,长大了,长得大大方方,虽然和和气气但是看得出的干练:
    “我给元绿打电话!”说着就和元绿联系:
    “陈主任,你忙吗哪,有个事你得空吗?”就这个雷厉风行劲儿还像是在兵团!
    晚上元绿来到我们住的旅馆,这个天津市著名心血管专家忙的很,而且在塘沽泰达上班,刚到家接了电话就跑来了,一进门就笑着说:
    “好吗,于总有令哪敢不来,这还得嫌我跑的慢---”蓝天哈哈哈笑起来笑得那么灿烂:
    “你这个大教授不来哪儿行,你不来这戏怎么唱”
    元绿也是我们的好朋友,在兵团时最初在我们连一班,后来上了天津医科大,现在是泰达的电理室主任,很有名望的老教授了,但是越有能力的人越朴实,和战友在一起还是当年的那个小娃娃!
    我们自然说起兵团,说起四连,蓝天突然说:“给连长来一电!”他说的连长就是元绿他们老班长,也是我的大舅哥--唐星斗,1969年我和大舅哥唐星斗、大舅嫂张宝霞就是一个连队,张宝霞和蓝天就在一个班!
    那边星斗支支吾吾,蓝天说:
    “你明天就到天津来吧,支吾吗,不是没事吗,凑着老头来,咱们四连战友也小聚聚,光看人家连队聚会了---”星斗说好吧----商量商量---!蓝天放下电话直撇嘴:
    “老没劲了,商量吗,到天津又不是出国!”
    第二天星斗和保霞来了,正赶上永生请大家吃狗不理包子,听说是元绿开车从西站接的,蓝天吓了一跳:
    “主任你行啊,你真有胆,连长也真敢坐!”
    说实话元绿这个大医院的科主任,纯粹是专家型的人物,开车不仅技术不高还不认路,一个老天津卫找不着道儿,又雇了一个出租带路,这让蓝天好一顿嘲笑!其实蓝天和元绿不仅是一个连队的兵团战友,从小在一起长大,对比起蓝天的伶牙俐齿,元绿成了个闷葫芦,但是元绿不紧不慢说起故事来又能笑翻天!
    第二天蓝天干脆不去上班了,全天陪我们游览天津市,她的小司机和她一样的性格,瘦瘦溜溜的小女子精干又漂亮,开起车来特别的快,在大马路的车流当中钻来钻去谁也不让!
    说实话天津的变化太大了,有个笑话讽刺过去天津脏乱差:说是布什派了飞机来轰炸北京,飞行员到了北京一看文化名城没有舍得炸,布什说那就去炸天津吧,到了天津一看,飞行员很生气,牢骚道,你们都炸完了还让我来炸什么!当年真的就像挨过轰炸一样破烂不堪。但是现在可不一样了,现在的天津真的漂亮极了!海河边不说,就是市里哪儿哪儿都干干净净,房子都像新的一样!本来就弯弯曲曲的道路也显得宽敞多了!我们都和天津是老关系,很多年前或来过或住过,但是今日的天津市可再也没有过去的老态,处处焕发着青春和朝气!
    我们夸天津蓝天更高兴,干脆把我们拉到塘沽,看看泰达元绿的工作环境,也趁机会让元绿给我们检查检查看看病。天津的滨海新区可是名声显赫,可是我们走的时间不对,到了海滨大桥海河正好要过船,桥面提起来让船先走,一下子把我们堵了一个小时,到了塘沽能不去洋货市场吗,等我们转够了来到泰达,元绿早在饭店等我们了!
    泰达国际心血管医院真的是现代化的医院,不仅环境好而且病人在这儿受到的待遇也是处处优先!元绿说我们这儿的办公室面积并不大,但是给病人看病的地方很宽敞,我转了转还真的是这样,无论是挂号处还是候诊大厅,都安安静静的,不像有些医院赶会似地熙熙攘攘!
    我有幸领教了一下他们心磁图仪,不用导管就可以做冠状动脉造影,这样检查起来就方便的多了,心磁图说我身体很好,这令我们大家都高兴,当然这是一笔不薄的费用,元绿承担了。
    本来元绿想让我们住在塘沽,但是那样就太给他们添麻烦了,因为蓝天和元绿他们都住在市区,我们如果住塘沽他们还得陪着,所以我们就要求还是回市区住,和蓝天、元绿一起返回了天津市区,哪儿想到蓝天的老总晚上要请我们吃饭,蓝天的老总也是老知青,曾经担任过科尔沁左旗的副旗长,对于兵团战友和知青特别的关爱。老总本人就是市人大代表,说起来他笑了,这个代表当了很多年了,本来不想当了但是有这个头衔到他们公司检查的、七七八八的闲人就少:“我这样也有利于保护这些人吧!”话语虽然简单,确实道出了深情!
    蓝天一肚子好心眼,知道理直还在天津马上打电话给永生,让他把理直带过来,又让JVC把没有离开天津的湘绣叫过来,这样大家又趁机会搞了个小聚会!
    人常说物以类聚人以群分,蓝天周围聚集的不仅是兵团战友,其实是一大群有爱心求上进的人汇聚成的团体!我这样想时,蓝天的老总却说蓝天老是很自卑,这令我们大惑不解,蓝天笑着说:本来嘛,我读的书那么少,比你们差的老远了!我总觉得老也追不上你们。我们都笑了,其实蓝天比我们强的多,就是年龄估计一辈子也追不上我们了。
    我们把这一点告诉她,她腼腆的笑起来,笑的那么纯真那么甜那么阳光那么灿烂就像巴拉亥的一片蓝天!

2010年12月14日 18:45
浏览量: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