兵 团 战 友
BINGTUAN.COM

河套随想

网站首页    战友原创    战友音像    河套随想

禾菱

 

 

我的战友沙勒玛代做了一个MIDI“河套”。无尽版主已经把它贴进了“兵团战友之歌”的栏目里,我建议战友们去听一听。我相信大家不管是喜欢音乐的,还是不太喜欢的,听了以后都会有一种熟悉的感觉,因为它是“河套”、是我们曾经留下青春的地方。 
  沙勒玛代先传给我试听,那是一个有月亮的晚上。夜风有点凉,也有点润,已经有点春的气息了。开始我并不经意,觉得无非是客气一下而已。但音乐一响起来,我心里就“咯噔”一下,那亲切熟悉的旋律立马就把我抓住了。有一种叫“激动”的东西渐渐漫了上来,沁润了我整个身心,眼泪慢慢地挂满了脸庞。 
  对音乐我是外行,我只能以直觉来判断、来欣赏,并抒述我自己的感觉。我知道有句老话说:黄河百害、唯富一套,河套可是塞外的米粮川。黄河水滋润着河套的土地,养育了两岸的黎民百姓。随着引子结束,乐章的深入展开,我仿佛看到了塞外河套那广袤的土地上,蓝天白云、黄沙绿浪。农人在艳阳下耕作,河套特有的“两牛抬杠”在慢慢的犁地。不时有一声“爬山调”响起,惊起沙枣林里的阳雀扑哧哧飞起。乐曲开始热烈,丰收的季节来了。农人们在欢笑。他们收割着果实,也收割着爱情。 
  河套邻近宁夏、甘肃等地,那里的民歌也集内蒙长调短调、宁夏“花儿”、还有地方戏二人台、晋剧、眉户剧等之长。既悠扬高亢,又热烈激荡;还缠绵悱恻、婉转动人。沙勒玛代正是抓住了这个主旋律向纵深发展,用层次感极强的手法,给我们描绘了一幅河套秋日的绚丽画卷,抒发了作者对这块热土的深情怀念和眷恋。 
  我听了一遍,又听了一遍。我拉开窗帘、打开窗子,还关掉所有的灯。让月光和乐曲交织在一起,弥漫在书房的每一寸空间。我的灵魂越过千山万水又回到了河套......

在这里,我还想说说“河套”的作者沙勒玛代。沙勒玛代是我的战友,是个业余“音乐人”,是个平常的人。三十几年前在兵团时,他就酷爱音乐。当时,没有老师,也没有相关书籍,全靠他聪颖的悟性和刻苦的努力。他拉琴、作曲,憧憬着将来能去音乐学院深造,能成为一个真正的音乐人。但是命运并没有眷顾他,他和千千万万的兵团战友一样:回城、上学、工作、娶妻生子......。但是,音乐始终是他生活的内容之一,总想有一天能创作出自己的音乐作品来。也许和“大款”相比,他一点也不富裕,但他的精神世界却充实而丰富。他读书,读各种各样的书;他弹琴,在黑白键上诉说着自己的喜怒哀乐。他还爱好旅游、爱好摄影,还有同是兵团战友的妻子始终支持着他。如今他又做起了MIDI。感谢现代高科技,让他拥有了一个庞大的“乐团”,终于让他三十多年的夙愿得到了实现。这个梦,他已经憧憬的太久太久,这个旋律已在他心里回响的太久太久了。就这样,“河套随想”诞生了。 
   由此而想起,我们有些人总是在抱怨自己生不逢时,抱怨命运的不公,总为自己“功不成、名不就”而悲哀。对!这些抱怨都没错,错的是自己对“功成名就”的理解和定位。在我看来,沙勒玛代的这种充实的精神生活难道不就是一种“功成”吗?至于名就不就?我想,他是不会在乎的。其实大家都是凡人,吃五谷杂粮,行七情六欲。平凡是必然的,超凡才是偶然的。不要老把自己定位在“超然”的位子上,稍有一点“平凡”就会觉得委曲、痛苦,就各种烦恼都来了。我们绝大多数人都是平平常常的凡人,我们做着平凡的事情,构成了整个社会,并奠定了这个社会的基本安定。在这个前提下,我们也要干一些自己想干的事。成也罢,不成也罢,只要是自己喜欢的,做事的过程本身就是一种享受,一种快乐。再说,成与不成、名就与不就,本来就没有严格的标准,只要自己认为“成”了,那就成了。譬如沙勒玛代,你能说他没“成”吗? 
  
  扯远了,再回来说“河套”吧。“河套”是作者第一个作品,相信马上会有第二个,第三个...... 
  大家去听一下吧,不会失望的。它会把你带回魂牵梦萦的大后套。

 

 河套随想.mp3

 

2010年10月28日 19:04
浏览量:0